返回上一页第225章 父女闲聊回到首页

第225章 父女闲聊

  回来时,菡萏院内已经恢复如初,只是原来普通药材,都被换成了精致的盆栽,瑾苏站在院内,有些惊讶的样子。m.armlt.com

  “小姐,你回来啦?”白芷从房里出来迎道。

  “这些,”瑾苏朝那些盆栽努了努嘴询问,“哪儿来的?”

  “是王爷亲自送来的,说是赔给咱们的,”白芷淡淡的应道。

  瑾苏知道,栎亲王素来是喜爱花草之人,看这些盆栽长势喜人,想必也没少花心思。罢了,反正是赔给她的,收下就收下吧!

  “嗯,知道了,这些药拿去给她们几个吧。”说着,瑾苏将从孔易那儿取回来的药膏递给白芷,白芷接了药,略点点头,转身就往丫鬟房里去了。

  瑾苏正欲进屋,却听见院门“吱呀”一声作响,回头一看,原来是安鹤庆来了。

  “父亲~”瑾苏欠身行礼。

  安鹤庆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便四下环顾,好像在观察什么。

  “父亲许久不来,如今看着,是不是变化了许多?”瑾苏玩笑道。

  “是变化挺大的!这些个花花草草,是你的吗?”安鹤庆意味深长的问道。

  瑾苏浅浅一笑,坦诚道,“父亲慧眼如炬,一眼便瞧出了这些花草不是我的。没错,这些事王爷刚刚送来的。”

  “苏儿啊,”安鹤庆背着手,叹道,“你与王爷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瑾苏抬了抬手,邀请道,“父亲,不如进屋喝杯茶,咱们边喝边聊。”

  安鹤庆不满的咽了口气,背着手,率先往屋里去了。

  瑾苏一面替安鹤庆倒茶,一面将早晨的事娓娓道来,“早晨敏敏公主大闹我菡萏院,打伤院里一众丫鬟,这事儿,想必父亲已经知道了吧?”

  安鹤庆板着脸,并没有喝茶的意思,问道,“这件事何止是我知道,如今,只怕是全京都的人,都知道了!王爷在新婚之夜丢下新娘子,私会相府大小姐,这是多么荒诞的谈资啊!”

  “父亲,”瑾苏低下头去,解释道,“此事并非父亲想的那样,昨夜我从九殿下府上回来就睡下了,不曾见过王爷,又怎来私会一说。”

  “那敏敏公主为何会上门挑衅?”安鹤庆质问道。

  “这个,女儿也不清楚,女儿与王爷清清白白,并无半点私情,想必是敏敏公主有些误会!”瑾苏言不由衷的说道。

  安鹤庆叹了一口气,刚端起的茶杯忽然又放下,道,“苏儿,为父不说破,你也别当为父是傻子吧!王爷孤身犯险,将你从狼群中救回,你对他存有好感,那也是人之常情。可是他既已成了别人的夫婿,有些念想就该速速断了去,否则累人累己,得不偿失!”

  “父亲,不是的,王爷救命之恩,女儿自然铭记于心,但是却并没有......”

  “好啦,这儿只有你我二人,你又何必再狡辩?你若对王爷无心,那日皇上为王爷赐婚,为何你要声称身体不适,提前离场?难道不是因为你一时接受不了而伤心难过吗?再者说,出发前一日,为父还亲眼见到你们二人拉拉扯扯的,牵扯不清,难道不是因为情丝未断吗?”

  这,这可真是天大的误会!

  许是瑾苏久久不说话,安鹤庆还以为她心里难过,拍了拍她的手,苦口婆心的劝道,“苏儿,算了吧,你与王爷,终究是有缘无分的,日后就不要再想着他了,当然,最好,也别再见面了!”

  多说无益,瑾苏暗自叹了口气,微微点点头,作出一副乖乖听话的样子。她想,反正已和栎亲王说得清楚明白,日后,相见也是路人,当不会再出岔子。

  见她如此,安鹤庆有些欣慰,终于喝了口茶。顿了顿,又问道,“对了,苏儿,你可知暗夜门吗?”

  瑾苏心中一紧,不知安鹤庆为何突然问及此事,想了想,遂摇摇头,道,“听起来像是个帮派,我虽与师傅行走江湖多年,但似乎从未听过有此帮派啊?父亲为何忽然问起这个啊?”

  “你当真不知道?”安鹤庆半信半疑的盯着她。

  “怎么,女儿应该知道吗?”瑾苏继续装傻充愣。

  “你母亲是暗夜门的门主,她将你带走,难道不是带回了暗夜门吗?”

  原来,娘亲的这层身份,安鹤庆是知道的,这一点,倒是让瑾苏有些吃惊,但眼下,她还得继续装下去,以便查探到更多的信息。

  “其实,我从未见过娘亲,自打我记事起,便一直跟着师傅四处行医了。听师傅说,当年捡到我时,抱着我的人已中毒身亡,所以,......”瑾苏没有说完,一副很伤心难过的样子。

  唉!

  安鹤庆听闻,重重的叹了口气,黯然神伤的样子,倒好像有几分真心。

  “父亲,您与我多说一些关于娘亲的事吧,还有,暗夜门的事,”瑾苏请求,但提及暗夜门的时候,声音明显轻了一些。

  “罢了,这些事都已经过去了,你既不知暗夜门,于你也有好处,就别再追问了。”

  “可是父亲......”

  安鹤庆抬手制止,“苏儿,打破砂锅问到底,可未必是件好事!”

  说到此,安鹤庆起身要走,但又好像想起什么事,回头道,“哦,对了,过两日夏雨便要受册封之礼,你与她一向交好,届时便由你带着王氏,进宫去看看她吧!也好让人知道知道,她是咱们相府出去的女儿!”

  “是,父亲!”瑾苏躬身行礼。

  安鹤庆背着手,往外走去,一只脚刚踏出门槛,又停了下来,回头叮嘱道,“还有,清儿科考在即,你无事,就不要去打扰了!”

  瑾苏闻言,心中便已知晓,寒嬷嬷定是拿昨夜见她之事说道了,随口应了声“是”。

  待安鹤庆离开后,白芷和白芨,才双双进屋。适才她们候在廊下,对于她们父女二人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小姐~”白芨唤了一声,走到她身边。

  “刚才你们也听见了吧?”

  白芨白芷二人齐齐点头。

  “如果暗夜门也牵扯进来,那当年娘亲之死,也许不是女子争风吃醋那么简单!”瑾苏喃喃道。

  “对呀,咱们回府这么久了,怎么今日老爷会突然提起暗夜门呢?”白芨自言自语道。

  是啊,为什么当初回府之初都不曾问过得问题,今日却突然提起呢?还说她不知道也有好处,到底是什么意思?

  “白芷,你去打听一下,近日朝中,究竟发生了何事?”瑾苏吩咐道。

  “是,小姐!”白芷拱手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