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第665章十字暴杀回到首页

第665章十字暴杀

  看着两把弯刀仿佛旋风般,杀了过来。

  独眼人嘴角露出一缕不屑的笑容,他右脚在地面轻轻一踏,背后的大刀直接飞了出去。

  这是一把宽刀,大概有半米宽,刀身有两处刀槽,像是齿轮般。

  与沐周白的招式不同,他的动作大开大合,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刀刀相撞,迸发出一阵阵的火花。

  沐周白脸色微变,感受到对方宽刀传来的力量,竟然自己还强大一些。

  他连忙稳住身形,不断的闪避,刀势密不透风的攻击起来。

  “沐师弟的攻击较灵活多变,但力量要差一些,”柳如风说道。

  “不过对方虽然力量强,但速度和招式方面没有技巧而言,现在谈论成败还太早了。”

  擂台的两人一招一式都有些凶悍。

  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流逝,独眼人有些着急了。

  这沐周白仿佛一条泥鳅般,别说攻击了,连碰都碰不到,而对方凌厉的刀势力下,自己已经受了轻伤,身多多少少有些伤痕。

  “你只会躲吗?”独眼人气愤的说道。

  “十字暴杀刀,”眼看着独眼人露出一个破绽,沐周白冷笑了一声。

  随即只见他的两把弯刀交叉在一起,组成一个十字的图案。

  他的身影仿佛与虚空融合一起,整个世界都只剩下那把十字刀,而他的人则消失不见。

  还没等独眼人反应过来,只听“轰”的一声,那十字刀速度飞快的印在了他的胸膛。

  紧接着便是鲜血飘散,十字刀贯穿他的胸膛,出现在后方。

  而沐周白的身影也消失在后面,手持十字刀冷冷的看着他。

  “怎么会,”独眼人低头看着胸膛的伤口,紧接着身体倒在地,尸体直接被四分五裂开。

  “百场沐周白胜,”裁判在旁边淡淡的说道。

  作为这里的裁判,他已经见惯了生死。

  这里每天都会死无数人,有本地的,也有外来的,生命在这里最不值钱了。

  伴随着护卫将独眼人的尸体拖下去,裁判看着沐周白,问道“你现在已经赢得了他八十块的融合石,还要继续吗?”

  “为什么不?”沐周白淡笑道。

  …………

  此刻在武台的旁边,有一座十分富丽堂皇的酒楼。

  酒楼名为群英楼,这酒楼共分为六层。

  前四层有钱便可以进去,第五层则需要一些身份,至于第六层,那是为了真正的英豪准备的。

  据说只有在武台连赢百场的人,才有资格来这群英楼的第六层。

  此刻在群英楼的第五层,这里分为一个个小的包间。

  因为酒楼靠近武擂台,从高空往下俯看,基本可以看清武擂台的全貌。

  这里也是不可多得的风景之地。

  “少爷,他们都去了武场,”包间内,怒阳一边喝着酒,一边听着下人的汇报。

  “赢了?”怒阳来到窗口处,淡淡的问道。

  “赢了一场,他们在一百融合石的场次那边,”下人恭敬的说道。

  “下一场让枯木老人去,”怒阳淡淡的说道。

  “少爷,这不合适吧,我们很少操控武擂台的对抗,”那下人停顿了一下,试探的解释道。

  “阿福,我说的话也不管用了?”怒阳转过头,轻笑道。

  “不敢,属下这去安排,”看见怒阳笑了,那下人连忙点头应道。

  …………

  武擂台,沐周白等了许久。

  正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地下的大门被打开,一名老者从其走了出来。

  当老者出来之时,四周观战的那些观众皆是一愣。

  “枯骨老人,这家伙不是经常去万场次的吗?

  怎么也会来这百场次,”有人惊疑道。

  “该不会是有人得罪他了吧?”旁边的人猜测道。

  “不知道,不过对面那小子惨了。”

  “有什么惨不惨的,遇见枯骨老人直接投降行了,也输一些融合石罢了。”

  四周的人议论纷纷,显然这枯骨老人名头很大。

  他一般都在万场次那边试,因为赢一场一万融合石,而百场这边他连看都看不。

  这枯骨老人穿着一件宽大的黑袍,将整个身体都给包裹在里面。

  他走起路来会发出“咯吱咯吱”十分刺耳的声音。

  “认输吧,这个人有点危险,”下方场地内,皇甫弦月凝重的说道。

  “可是按照沐师弟的性格,应该不会这么轻易认输吧,”方祥说道。

  …………

  沐周白抬头看着面前的老者,只见他缓缓的抽出背后的双刀。

  双手紧握,身的气势在一点点的增加着。

  “轰”的一声,只见他右脚微微后腿半步,整个人俯冲了过去。

  脚下的地板都出现了一条条的裂缝。

  眼看着沐周白杀了过来,枯骨老人依旧低着头不见有任何的动静。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下一刻,只见枯骨老人突然抬起头。

  他那隐藏在黑袍的脸清晰了起来,只见他脸瘦的没有一点点肉,只剩下苍白的皮。

  更可怕的是,他没有眼睛,他的眼睛处是两团淡蓝色的火焰。

  当沐周白看到那两团火焰时,整个人仿佛被惊雷劈下,瞬间愣在了原地。

  “不好,是灵魂攻击,”底下的柳如风连忙站了起来。

  枯骨老人残忍的一笑,他伸出右手,手掌朝,食指轻轻往一勾。

  只听“轰”的一声,坚硬的擂台被破碎,一根巨大的白骨从沐周白的身下窜了出来。

  直接贯穿他的背部,将其钉在了擂台,森严白骨。

  鲜血飘洒在半空,沐周白整个人生死不明的昏死在白骨。

  白骨的血触目惊心,皇甫弦月众人的目光微凝。

  “这家伙,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方祥说道。

  “我想我们搞错了一件事,”徐子墨说道。

  “年轻一辈,你们确实是最强的弟子,同辈之甚至也显有对手。

  但这武擂台,可不分年龄,那些你们年龄大的人,也可以轻松击败你们。”

  听到徐子墨的话,柳如风深吸一口气,直接朝武擂台走去。

  我真的是反派徐子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