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第八十八章杀死徐子墨回到首页

第八十八章杀死徐子墨

  说起圣泉宗的起源,也带着一些传奇色彩。

  传说很久以前,有一名贤者路过极西之地,他在此地发现了一汪灵泉。

  这灵泉是天地灵气浓密到一定程度才能出现的宝物。

  是许多门派开山建山的好地方。

  那贤者也是乐善好施,在灵泉的周围传法布道,吸引了周围好几个村庄的村民。

  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可以获得灵泉的泉水。

  长此以往,这贤者的名头也越来越大,聚集在灵泉的修士越来越多。

  最后大家提议,干脆在这里开山建宗,将贤者称为圣泉贤者。

  宗门也取名圣泉宗。

  几百年之后,贤者要离开圣泉宗,他将掌门的位置传给了自己的大弟子。

  那时候的圣泉宗还只是一个徘徊在三流和二流之间的小势力。

  之后又过去了几百年,有名圣泉宗的弟子无意间救了一名男子。

  男子离开之时,曾许诺今后会报答那名弟子的救命之恩。

  当时谁也没有在意,只当是男子一时的玩笑之言。

  谁知道百年之后,那名男子的声音传遍整个元央大路。

  “今日吾承载天命,登临大帝,封号无尘。

  八荒为君主,宇内吾称雄。”

  当时谁也没有想到,那名弟子无意间救下的男子会承载天命,成为那个时代的大帝。

  从那以后圣泉宗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那名弟子也被选为圣泉宗的宗主。

  在无尘大帝承载天命的时代,圣泉宗得到庇护,一跃成为了一流势力。

  说起来无尘大帝的妻子是风祖,因此圣泉宗和仙灵宗之间的关系也因为无尘大帝的缘故,一向十分要好。

  圣舰缓缓降落在圣泉宗的门口,整个圣泉宗从上往下看,虽然比不上真武圣宗。

  但也古树苍天,有河流倒挂三百尺,云烟霓裳。

  山峰如狱,高楼似刀,有千米巨兽拖着一座山峰在宗门周围游历着,有弟子一剑如海,雷霆开天辟地般降落。

  更奇特的是,宗门内泉水四处可见,有泉水盛开如花海,有泉水似巨兽仰天咆哮。

  有泉水化作漫天剑雨,有泉水直冲云霄数百米,然后倒挂在空中共水天一色。

  “天阵长老,凡芸长老,好久不见,”圣泉宗的宗主落长河带着一群长老,出宗迎接两人。

  “落宗主,一段时间没见修为又精进了不少啊,”天阵长老笑着说道。

  “哪里哪里,诸位快快请进,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内门大比就定在明天早上,”落长河笑了笑,将众人请了进去。

  几人来到圣泉宗时,已经下午了。

  吃完饭后,黄昏西去,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内门大比安排在第二天早上,几人休息的房间早早便准备好。

  聂星晴一个人回到房间后,将风祖的那幅画拿出来开始观察起来。

  画上面的女子被描画的栩栩如生,穿着一袭淡蓝色的轻纱,看上去就真的宛如活过来般。

  仿佛从九天嫡落的仙女,让人不得不佩服描绘这幅画的画家技巧之高深。

  正当聂星晴一筹莫展的时候,敲门声突然响起。

  聂星晴一惊,连忙将画收了起来,然后缓缓打开房门。

  “怎么是你”聂星晴看着门外的人,皱眉问道。

  小桂子笑了笑,说道“我来和你谈笔生意。”

  “没兴趣,”聂星晴说着就要关门,却被小桂子拦了下来。

  “你不想知道杀死你养父的凶手了吗”

  聂星晴沉思了一会,才将房门打开。

  “我们谈笔生意,”小桂子走进房间内,说道“只要你帮我杀掉徐子墨,我就告诉你。”

  “这不可能,”聂星晴摇摇头,徐子墨什么身份,真武圣宗副宗主的儿子。

  要是自己杀掉对方,惹怒徐青山,一旦仙灵宗和真武圣宗开战,自己绝对会被拿出来平息怒火。

  哪怕她是仙灵宗的圣女也没用,这点不容怀疑。

  “那我要是告诉你,天剑宗就是徐子墨派人屠杀的呢”小桂子也不着急,笑着说道。

  “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聂星晴盯着小桂子,淡淡的说道。

  “我没必要去骗你,我一直跟在他身边,他的许多事我都是清楚的,”小桂子说道。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聂星晴皱眉,问道。

  “我虽然是他的手下,但那家伙从来不把我当人,他残忍暴虐,我要让他死,”小桂子目光凝望着聂星晴,狠狠的说道“你也不用害怕,只要我们计划成功,不会有人发现的。

  刚好这里是圣泉宗,可以将锅甩给圣泉宗背。”

  “让我考虑一下,”聂星晴沉默了一下,说道。

  “你现在虽然是仙灵宗的圣女,但这个位置并不稳固吧,”小桂子嘴角含笑,说道“据我所知,徐子墨之所以屠杀天剑宗,好像是关于某个大帝的传承。

  只要杀了他,大帝传承归你,而且他身上的资源我们一人一半怎么样

  想想看,身为徐青山的儿子,他身上会缺少修炼资源吗

  有了这些修炼资源绝对能让你坐稳圣女的位置,甚至以后争夺天命也是有很大的益处。”

  “我们该怎么做”聂星晴看着小桂子,目光灼灼的问道。

  养父的死让她犹豫不决,而大帝传承和庞大的修炼资源成了她心中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今晚就是最好的动手时机,一旦明天内门大比结束他离开圣泉宗,也就没希望了,”小桂子说道“据我所接触来看,这个人十分好色。

  你只要用美色稍微引诱一下,然后将这包药放进酒里让他喝了,一切就都解决了。”

  小桂子说着拿出一小包的药。

  “这是什么”聂星晴皱眉问道。

  “封脉散,”小桂子回道“只要吃了它,尊脉境以下的武者全身的脉门都会被封印,沦为一个普通人,到时候他还不是任由我们摆布。”

  “为什么不直接杀死他这样保险一点,”聂星晴疑惑的问道。

  “死了岂不是太便宜了,我要一点点折磨他,把这些年受的罪一点点还给他,”小桂子面色狰狞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