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第235章对我来讲,都是蝼蚁回到首页

第235章对我来讲,都是蝼蚁

  当这食指带着无尽威势朝自己压来之时,江天白瞬间便反应了过来。

  他也不甘示弱,直接一拳轰了过去。

  灵气风暴在四周炸开,只听“轰”的一声,江天白的身影直接倒飞了出去。

  重重的撞在一块巨石上。

  “能不能把你之前的话再重复一遍”徐子墨笑着说道。

  “你趁我不备偷袭,胜之不武,”江天白从地上站起身,冷哼着回道。

  “那好,这次我让你先攻击,”徐子墨说道。

  江天白凝重的看了徐子墨一眼,对方看上去跟他年龄差不多。

  他的拳头有些微微颤抖,刚才虽然反击的仓促,但他也用了大半的力量,却完全无法抗衡对方。

  “怎么,怕了”徐子墨笑着说道。

  “笑话,”江天白冷哼一声。

  这一刻,他周身淡黑色的光芒闪烁着,无边的灵气凝聚在他的四周。

  这股淡黑色光芒也越来越盛,最终变得乌黑一片。

  只见在他身体表面,覆盖了一层十分纯粹的黑色晶体。

  身后五个脉门打开,独属于尊脉境的气势回荡在四周。

  “紫晶爆。”

  江天白嘶吼一声,在他右拳的晶体上,出现了一抹紫光。

  这道紫光越来越绚烂,将半个黑暗的天空都照的璀璨起来。

  一拳落下,随着黑岩晶体的威势加持,半个空间开始碎裂开。

  “你还差的远呢,”徐子墨紧握右拳,其上一股股创世之力弥漫,最终一拳轰出。

  只听“咔嚓”一声,创世之力与紫光撞在了一起。

  在江天白匪夷所思的目光下,只见他身体表面的那层黑岩晶体一点点碎裂。

  然后便是一股极强的力量涌入他的身体中,他整个人再次倒飞了出去。

  看到这副场景,周围那些挖矿看热闹的弟子也都目瞪口呆。

  “他们的圣子似乎被吊打了。”

  刚才徐子墨出手并不重,他也没有想要重伤对方的意思。

  此刻江天白从地上爬起来,目光呆滞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从他胳膊以下覆盖的黑岩晶体全部碎裂开。

  他的表情也是无法相信,不可置信的神色。

  “自己竟然败了,就这么毫无反抗之力的败给了一个同龄人。

  他一直以来的骄傲被彻底打碎。”

  看着江天白的状态,徐子墨淡淡的说道“天赋尚可,心性不行。

  他要是能从这次打击中走出来,也算是成长了。

  如若不然,绝不会有太大的成就。”

  一旁的那名长老笑了笑,说道“这孩子可比想象中要坚强,我相信他的。”

  徐子墨点点头,几人刚刚转过身准备离开。

  身后江天白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徐子墨转过头,看着对方迫切的眼神。

  那双眼神中没有了刚才的呆滞,反而是燃起熊熊火焰的炽热与战意。

  “徐子墨”

  听到回话,江天白问道“外面的人都这么强吗”

  他自小在神门中长大,那时候天资不行,也一直处在最底层的位置。

  后来在这道脉晶矿中无意间得到了黑岩晶体,他便一直潜心修炼,想要出人头地,这一生还从未离开过这旧土。

  “没差,”徐子墨摇摇头,转过身离开。

  “对我来讲,都是蝼蚁。”

  看着徐子墨离开的背影,一直到对方消失在自己视线中后。

  江天白才回过神来,暗自紧握双拳,瞳孔也是炯炯有神。

  “大帝,他会是我一生追逐的目标吗”

  在神门中转了几圈之后,徐子墨也算对这里有了一个基本了解。

  离别前,他看着神帝问道“你是要一直呆在神门,还是跟我离开”

  “我暂且不便出去,等你查到万道红莲的消息后,我们再会面,”神帝回道。

  徐子墨微微点点头。

  离开神门需要进入空间传送阵法,因为神门所在的深渊中是没有路的,全靠空间阵法跳跃传送。

  神帝亲自将徐子墨送到深渊的上方。

  徐子墨环绕四周,在这漫无天日的黑暗中,旧土看上去更像一座废墟。

  残垣断壁,还有许多来自神话时代的建筑物支离破碎,但在这片已经被划分为禁地的土地上,依旧能感受到当时的壮阔。

  徐子墨正跟神帝道别准备离开,只见整个天地间突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有来自远方呼啸的狂风发出厉鬼般的尖叫,在天地间响起。

  听上去让人毛骨悚然。

  紧接着便是天亮了。

  这沦陷于黑暗中的旧土竟然出现了光芒。

  一轮烈日挂在天空,光明重新普照大地。

  “这,这是,”徐子墨诧异的看着这一幕。

  “看来你运气不怎么好啊,”一旁的神帝笑着说道。

  “这是什么”徐子墨皱眉问道。

  “上古遗民的诅咒,”神帝回道。

  “这就是上古遗迹的诅咒,”看着眼前的一幕,徐子墨诧异的说道。

  关于诅咒之说,在整个元央大陆,但凡是对旧土有了解的人都知道。

  但真正见过诅咒的人却没有几个。

  当然,神门的人不算在内。

  身为十大禁地之一,旧土最恐怖的地方不是它其中残留的来自神话时代的陷阱和阵法。

  也不是居住在里面的神门。

  而是眼前这一幕,让人闻风丧胆的诅咒。

  正是因为有了诅咒一说,这里才很大可能性被称之为禁地。

  传言旧土内,每一年有一半的时间,都是诅咒横行,诸天避退的场景。

  在这半年中,任何人都不敢进入旧土,哪怕是神门的人也只能龟缩在深渊底下,不敢活动。

  而另一半时间,就是徐子墨之前来时那样。

  黑暗笼罩,整片天地处于死寂的状态。

  “先回宗门内吧,等半年之后再做打算,”神帝说道。

  “这上古遗民的诅咒到底是什么”徐子墨疑惑的问道“当年你承载天命后,也没办法解决吗”

  “这其中蕴含着时间大道,除非我能打通第十道脉门,否则同境界情况下,我也无可奈何,”神帝摇头说道。

  “同境界的时间大道”徐子墨一愣,这让他想起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