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第446章听羽轩回到首页

第446章听羽轩

  闻人溯的目光看向一旁另一个蒲团上坐的青年。

  神情不悦的说道“爷爷,你干嘛让他来这里。”

  “天铭有一些武道上的不懂过来请教我,怎么”闻人惊石淡淡的回道。

  “府内有那么多教官他不去请教,为什么非要来你这里。”闻人溯不服气的说道。

  “我看他就是想在你面前表现自己。”

  “够了,天铭的事我自有打算,他的修炼问题别人解决不了,”闻人惊石冷哼了一声。

  说道“都是同族子弟,要懂得和睦相处。

  谁要是敢自相残杀,我绝对不会客气。

  这个头不能开”

  听到闻人惊石的话,闻人溯撇了撇嘴,不敢他也不敢顶嘴。

  爷爷的话在闻人府就是绝对的权威,他也知道爷爷十分忌讳一些事情。

  徐子墨看了看那叫闻人天铭的少年一眼,对方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

  甚至没有看过闻人溯一眼,好像根本不放在眼里一般。

  前世的时候,徐子墨对于外公家也不太,对于这里的情况其实了解的不多。

  “墨墨,既然来了就好好在这玩几天,”闻人惊石转过头对着徐子墨笑道。

  “都是自家人,我也就不多叮嘱了。

  这几天有什么事就找你溯表哥,不满意了可以直接来找外公。”

  徐子墨点点头。

  他看着闻人溯似乎还想说什么,连忙拉着其走了出来。

  离开了清幽阁,闻人溯似乎还有些不满意的说道“表弟,你刚才拉我干什么

  他闻人天铭一个旁系子弟,在爷爷眼里,难道还真能比我这孙子重要”

  “少废话,跟我说说这闻人天铭怎么回事”徐子墨问道。

  “还能怎么回事,一个旁系子弟,因为天赋高。

  被爷爷给留在了身边,”闻人溯不满的说道。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看你好像跟他有仇似的,”徐子墨笑道。

  “哪有,我就是看不惯罢了,”闻人溯吞吞吐吐的回道。

  徐子墨笑了笑,他看的出来闻人溯和对方有矛盾,不过他不愿意说,徐子墨也没追问。

  闻人溯居住的院子有好几间房屋,他让徐子墨住在自己的隔壁。

  院落很大,周围的树木郁郁葱葱,将院子外面的围墙全部遮挡了起来。

  院落中生长着好几棵珍贵的灵树。

  闻人溯给徐子墨整理完房间后,便贱兮兮的看着徐子墨,笑道。

  “表弟,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吧。

  你好不容易来我这凤羽城一趟,可不能怠慢了你。”

  徐子墨点点头,反正自己闲来无事,去哪都行。

  两人出了闻人府,一路沿着东城的主干街道朝北走,这凤羽城也不愧是北大陆的名城。

  先不说它的面积,光是城池的繁荣程度就不是其他城池能够比拟的。

  两人走了十几分钟,徐子墨在街道的正前方看见了一座广场。

  这广场的四周种植着各种鲜花还有喷泉,在这广场的中央,有一尊雕像。

  雕像是一名男子,雕刻的十分传神。

  一眼望去,就有肩扛苍穹,气势磅礴如海的威势。

  男子穿着一袭紫袍,双眸炯炯有神,哪怕只是雕像,一眼对视看去,好似就能看清人心。

  四周时不时有人对着雕像参拜。

  态度恭敬、虔诚。

  “这是谁啊”徐子墨看着雕像,好奇的问道。

  闻人溯沉默了少许,最终说道“天狱大帝,万家的创始人。”

  天狱大帝徐子墨还是知道的,这是一位十分古老的大帝。

  他承载天命的时代比起三刀大帝还要早。

  万家虽然也是帝统仙门,但因为自家大帝承载天命的时代太过久远。

  而万家的后代有些青黄不接,再也没有出现过大帝的原因。

  这个帝统仙门如今已经没落了。

  要不然闻人家族也不敢与其正面对抗。

  据说凤栖帝国的成立,曾经有很大的原因是有万家的帮助。

  所以在凤羽城内,东南西北四个小城都为万家的始祖天狱大帝铸造雕像。

  徐子墨深深的看了那雕像一眼,随即便和闻人溯离开。

  两人穿过几条隐秘的胡同,终于来到了一条颇有些冷清的街道。

  这街道两旁的店铺人烟稀少,与繁华的凤羽城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这是天羽街,这街道两边的店铺贩卖的都是一些贵重物品。

  普通人根本买不起,这也导致了这里十分冷清的缘故。

  说白了,这就是供富人来往的地方。”闻人溯看着徐子墨疑惑的目光,笑着解释道。

  “那你带我来这干嘛”徐子墨问道。

  “跟我走就行了,”闻人溯嘿嘿一笑,便朝街道的里面走去。

  徐子墨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打量着两边的店铺。

  这些店铺卖什么的都有,丹药、武器、甚至秘技功法。

  只不过看里面的装饰,这里的东西应该都属于顶级的那种。

  当两人走到街道的中央位置时,闻人溯停了下来。

  对着徐子墨朝旁边的阁楼仰仰头。

  徐子墨看了一眼,这阁楼的正前方写着“听羽轩”三个字。

  字体优雅,带着一股十分飘尘的意境。

  “这是哪啊”徐子墨疑惑的问道。

  “你说呢”闻人溯嘿嘿一笑,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

  “该不会是青楼吧”徐子墨无语的猜测道。

  “能不能别说的那么俗,”闻人溯回道。

  “人有七情六欲很正常的,你可别跟我装什么圣人啊”

  “我还真不好那一套,”徐子墨微微摇摇头。

  “哪一套这就是个听曲吃饭的安逸地方,别多想,”闻人溯搂着徐子墨的肩膀,将其拉了进去。

  贼嘻嘻的笑道“不过你要是真有别的要求,她们也会满足你的。”

  徐子墨瞪了闻人溯一眼,也没有再说话。

  “你有钱吗”闻人溯问道。

  徐子墨诧异的看了表哥一眼,说道“你可别告诉我,闻人家族的少爷,连吃一顿饭的钱都没有。

  还要我这个客人请客吃饭”

  “这不是家里管的严嘛,”闻人溯笑道。

  “等下次,下次一定请你吃饭。”

  两人说说笑笑走进了这听羽轩中。